千年之恋

  • 发布时间:2009-05-02 03:41 | 所属栏目:BEYOND歌迷文章 | 投稿邮箱:87344186@163.com
  • 苏轼说: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”如果十年就这样让人惆怅,那么二十三年该怎样形容呢?1983年,在当时看来另类时尚的四个少年组成的一个叫BEYOND的地下乐队已经是那么久远的事。是不是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?也许是吧,否则三子怎么会各奔东西,怎么会在台上唱歌多少有些力不从心?BEYOND这个名字,在少了黄家驹后,退一步讲,在2005年告别演唱会后,不过是个废铜烂铁的单词。我们没有阻止你们发展,只要保留这个光辉的名字,甚至不想出来唱歌也可以,但是你们那么决绝,让我第一次对你们感觉到了陌生,你们想过他是怎么想的吗?

     

    六月骄阳(写给家驹的话)
    此时正是六月,六月里的高考,中考,总是牵动很多人的心,你也是属于六月的,你在6月10日出生,在6月30日离开,恰是高考,中考结束后的第一天。还记得去年的6月30日吗,是我中考完的第一天,广播里播了我写的纪念你的文章。那天和小桑在于之洋家里,阳光从她家的落地窗洒进来,天空似乎豁然开朗,抬头仰望天,仿佛看到你在向我微笑。你最迷人时就是你微笑时,那么腼腆,纯净的笑,仿佛可以融化阳光,融化世上的一切烦恼,你总是对家强这样笑,笑里又添了几分宠溺。在91年生命接触演唱会上,你的目光常落在他身上,那么爱怜的目光,世上能有几个哥哥做到这样呢?谁又能想到两年后你就远走彼岸了呢?痛哭失声的家强不能,我们更不能。家驹,你到底为什么要去那个鬼地方?日本这个民族实在是个肮脏而且一无是处的民族。尽管经济发达,但如果没人买日货,没人给他提供原材料,他就只能等死。从历史角度讲,我恨不得马上发动一个东京大屠杀。那你是为了离开香港大染缸,去遥远的岛国专心做自己的音乐吗?只是,你不明白,哪里都是一样的,如果你现在还在,你会对香港更失望。有人的地方就有细菌。家驹,你那么聪明,但你还是不明白这点。或者说,对于理想主义的你来说,不愿接受。

    有一天,我偶然看到了《豪门盛宴》,你们那时侯真可爱,发哥那时侯也很帅,时光流逝,一切都回不去了。我又想到了《莫欺少年穷》(Beyond`s diary)…你对妹妹说:“哥哥以后不能陪你玩了,不能给你唱歌了,不能陪你去迪士尼了。到了美国,要听爸爸妈妈的话。。。。。。”此时你的眼中有莹莹的泪光,妹妹也哭了,你哽咽着说,“你不是一直喜欢这个帽子吗?哥哥自己赚钱给你买的,来戴上,看看好不好看。”窗外霓虹闪烁,映照家驹俊秀的脸,响起《谁伴我闯荡》,每次看到这里,我都非常非常难过。你出生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。17岁,才用暑假打工的钱买了第一把梦寐以求的吉他。在你组建乐队以前,你做过搬运工,推销员,很多很累的工作。作为一个孝子,你又总是把赚到的钱第一时间给父母。BEYOND早期唱的是ART ROCK,后来有了《光辉岁月》后,有人说你们唱的是伪摇滚,商业味那么浓。他们怎么知道你的少年时期是怎么过的?人要生存,就必须需要钱,精神上的重要,物质上的更重要。更何况什么才是真正的摇滚?难道只有声嘶力竭的,颓废的极端乐队唱的才是真摇滚吗?你在用你的实际行动证明,无论是什么样的音乐,你都做的一样好。你的唱功和吉他技术至少在中国是最好的。


    家驹,回来吧。88年的北京一夜,演唱会的一半还不到就走了一大半人,你壮志豪言地说:“十年后,我要再回来。”十年后,你却没有再回来,83歌迷会的歌迷都老了,他们的确遵守和你的诺言都变乖了,不再为BEYOND没有提名某个奖项而砸场子了,但你却没有遵守诺言。什么天堂,什么地狱,我全不信。我只要你能回来,求求你回来吧。回来看看家强,重新对我们微笑,唱歌,在二楼后座光着脚快乐地大笑,支撑起破碎的BEYOND。。。。。。
    93年,离现在不过十三年,与我却似千年。
    千年的忧伤,千年的爱怜,只为与你灰飞烟灭的重逢。







  •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