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生死两茫茫,光辉岁月不曾忘,黄家驹定格

  • 发布时间:2013-06-19 19:48 | 所属栏目:乐队新闻 | 投稿邮箱:87344186@163.com
  •   1993年6月30日16时15分

    今年6月30日,是BEYOND乐队灵魂人物黄家驹去世20周年的日子。BEYOND于20世纪80年代末晋身香港顶级乐团行列,在当时的香港乐队风潮中引领风骚。直至今日,BEYOND依然活跃在香港乐团,除了刚刚成功地在红馆举办了5场演唱会之外,他们还计划进行世界巡演,并有可能在北京、上海及广州开唱。其实这10年来,家驹一直活在人们的心中,如今在许多KTV里面,BEYOND的歌曲都长期高居粤语歌曲点唱排行的榜首,这是许多天皇巨星都不能达到的。

    事件回顾: 他跌下2.7米高的舞台

    1993年6月24日,BEYOND在东京富士电视台的录影厂拍摄《Ucchan-nanchan no yarunara yaraneba》游戏节目。当时BEYOND四子与两位主持人站在舞台上做游戏,大家玩得十分开心,十分投入,没有人意识到悲剧正在悄然降临。而意外,就在凌晨1点钟发生了。由于舞台湿滑,导致黄家驹和主持人Uchimura同时滑倒,双双跌下2.7米高的舞台。不幸的是,当时录影厂也没有在地上铺上任何东西加以保护,头部先着地的家驹立即陷入昏迷。

    很快,家驹被送入东京JOSHI IDAI医院抢救。香港传媒对此事大为震惊,大家都非常关注远在日本昏迷不醒的家驹,并以头条和大篇幅进行报道。26日,家驹一度生命垂危,与此同时,香港的商业二台为家驹举行了一个祝祷会,希望家驹能早日痊愈。由于日方封锁消息,香港的报刊只能得到很有限的消息,大部分报章只说家驹情况尚可。第二天,香港的报纸报道了祝祷晚会和家驹的治疗情况。28日,东京富士电视台设立热线给香港,并举行了记者会。在记者会上,家强抱头痛哭,说:“我希望意外是发生在自己身上。”也许是家强手足情深的感人话语打动了日本传媒,次日,日本报纸上对于家驹意外的报道多了一些,但除了记者会的情况,也只是说了“我们也无能为力,只有为他祈祷”之类的话。

    30日的东京阴风惨惨,细雨迷离,人们所作的一切努力都回天乏力,香港一代乐坛天才黄家驹告别了人世,他年仅31岁的生命永远地停留在1993年6月30日16时15分。

    ▲黄家驹的墓碑

      家驹其人: 理想主义的侠之大者

    “健谈、固执、立场坚定、具有领导才华和说服力,他处事冷静,绝不会胡来,而他的音乐造诣更远比大家想象的高得多。他是理想主义者,永远都会尽最大努力去完成理想。”这就是黄贯中对家驹的评价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在整个香港歌坛,家驹是罕见的用音乐关怀世界民生的音乐人。他曾经说:“音乐创作源自生活,我们比较喜欢留心世界的趋势,为创作带来冲击。”于是他们写了《光辉岁月》献给非洲人权领袖曼德拉;并在1991年初,亲身前往非洲。他表示:“我去看第三世界不单只看贫穷,而是看第三世界的改变,看未来的第三世界,以人类的良知为出发点,用感性反思人的所作所为。非洲向来给人穷困和落后的感觉,我们觉得微不足道的物质,在那里也许会成为很有意义的物质。世界不断前进,眼看他们的生命停滞下来,不禁觉得可惜。只要我们肯付出一点关注,他们也可以跟我们迈进明天。”

    金庸说过,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。纵观港台歌坛,在众多伤春悲秋、无病呻吟和个人情绪的宣泄中,家驹就是这样的侠之大者。

    众人谈家驹

    摇滚歌手汪峰大学中接触BEYOND的音乐,当时他已经开始从事摇滚音乐创作。汪峰表示自己虽然不是BEYOND的歌迷,但是却对黄家驹的创作予以肯定。汪峰认为BEYOND的音乐不是纯粹的摇滚音乐,但他们旋律化的歌曲却令摇滚乐变得更加普及。汪峰回忆当年得知家驹去世的消息时表示心里十分痛惜,至今他仍然认为家驹的音乐是香港惟一个性化的表达。

    旋转七天乐队的主唱许淼和所有年轻人一样,在初中开始接触BEYOND的音乐,那时凡是喜欢摇滚乐的年轻人几乎人手一盘BEYOND专辑。对于家驹的去世,他当时非常伤心,因为没有了家驹的香港乐势力开始变得寂寞和萧条了,他觉得家驹旋律化的音乐创作至今看来仍然十分耐听。

    歌迷陆先生则拥有几乎全部BEYOND的磁带,很多少见的版本他都有。陆先生表示,家驹的音乐即使放到今天,仍然是精品,是影响巨大的,无论是20世纪60年代生人还是70年代、80年代的年轻人,尤其是男孩,几乎没有人没听过BEYOND的歌。

  •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