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9年5月12日叱吒開咪訪問Beyond訪問(文)

  • 发布时间:2013-09-18 22:26 | 所属栏目:BEYOND图文记录 | 投稿邮箱:87344186@163.com
  • 叱吒開咪訪問Beyond
    訪問日期:1989年5月12日
    訪問媒介:商業二台
    節目名稱:叱吒開咪
    節目主持人:區新明
     
    主持:出了五張專輯的beyond,現在在創作上,是否敏感到市場的需要,例如「喜歡你」
    ,beyond以前不會唱出此類情歌作品,這是突破嗎?
    家駒:我們以前寫歌的方法是:腦裡完全想著100%這樣的東西,便寫出來。但現階段,我
    們去面對音樂的問題時,應該是成熟點,我們會想哪些,做得最好?哪些做得不好?為何
    我們不能將自己造得最好的拿出來呢?如果刻意製造某一類型的氣氛,那只會感到牽強,
    就是別人叫我,自己也不舒服。
    主持:beyond一直以兄弟班出現,這似乎比其他樂隊優勝,究竟成為一隊成功的band,要
    注意甚 ?可否說出來,讓新一輩的band來分享一下?
    家駒:注意甚 ?有一句很簡單的,就是band內每一位成員都覺得:樂隊不一定需要你,
    是你需要樂隊,就這 簡單。
    主持:家強可以解釋一下嗎?
    家強:你並不能沒有這隊樂隊,但樂隊可以沒有你,沒有你之後可以隨時換另外一人,但
    你內心必定要想是:如果我沒了樂隊,自己就不知如何是好,我一定維繫著樂隊的。
    主持:你們會在香港的band群中,把自己排在第幾位?
    paul:排甚 ?排八字抑排長龍。
    主持:就排成就吧!
    paul:成就是別人給予的。
    家駒:是人為的,靠很多朋友去扶持的。如果是說自己,就信心來說,我當自己是no.1的
    ,信心!這東西是給予自己一個動力在身邊,永遠覺得自己最好,這並不是誇張。是發自
    內心的一種動力,一定要做到最好,如果連自己都小看自己,那根本不會”谷”出power 
    來面對日後要面對的事,至於別人怎樣看,則是另一回事,我就當自己是no.1 band 。
    主持:若我硬要你們與草蜢、達明一派比較,你會覺得自己有甚 地方不及他們呢?
    世榮:要跟草蜢比較嗎?我們並不同類型吧!
    家駒:要說草蜢、達明,我想並不貼切。如果說太極、邊界、民間傳奇比較適合吧!因為
    一個資深的音樂人,都應該知道何謂一隊樂隊:樂隊是一隊玩樂器的隊伍,如果只是由一
    個人兼顧所有樂器時,根本沒有真的鼓,真的bass,這不是真的樂隊,如果玩live時沒有
    人玩結他、鼓、bass,那只可算是一隊組合,連造音樂的人也不需要站在台上,一隊樂隊
    要sell的是每位成員在樂器上的造詣、除唱歌之外,還要樂手編排自己樂器上的運用。剛
    才你所說的例子,在基層上已經並不相同,所以我不懂得如何跟他們作比較。
    主持:如果現在有一間很大的唱片公司,出一筆很可觀數字的金錢,要挖走你(亞paul)
    成為獨立歌手,你會嗎?
    paul:那當然不會啦!如果我說會,豈不跟家駒剛才的說話完全矛盾?基本上,如果我是
    為了錢,根本不需要做音樂,我造音樂絕大部份是興趣,因為我喜歡夾band,從小就喜歡
    夾band,當solo artist ,我是完全不會考慮的。
    主持:那如果現在有一間大公司,要挖角黃家駒成為他們旗下的監製,你會答應嗎?
    家駒:只是監製嗎?
    家強、paul、世榮:當監製好呀!
    家駒:你看!我的兄弟都贊成、沒所謂。我覺得做監製跟我們樂隊創作音樂是兩回事的,
    如果找我當獨立歌手,那一定不會了,但只是做樂隊以外的工作,我會歡迎任何人找我們
    樂隊任何一人做。
    世榮:不只是監製,任何幕後的工作都可以。
    家駒:如果是我一個唱歌或創作,我一定提不起勁來面對,因為我實在太習慣在band房內
    吵架了。
    主持:ok!今天是1989年5月12日,黃家駒及黃貫中說過以上對話,請大家緊記!
    家駒:不是日後用來拆我們招牌吧!
    家強:十年人事幾番新,好難說呢!
    主持:不說十年,說五年吧?五年後的黃家強,你猜正在做什 呢?
    家強:我猜嗎?beyond在美國出tour,不停的巡迴演唱〈〈哄堂大笑〉〉
    主持:成為90年代最有錢的u2嗎?
    家強:你要我想像,當然是想像最好的。
    世榮:好嚮往這個。
    主持:五年後的葉世榮會拿回公事包嗎?
    世榮:我已經沒拿公事包好久了!
    主持:一定結婚了罷!
    世榮:這很難說吧!但我猜還是跟兄弟一起夾band!
    paul:五年後還不是很老呢!
    家駒:其實我有另一個想法,如果我們這隊band,到了某一階段,我們四個人在音樂上已
    經太有默契,做出來的效果已經是融貫為一人的時候,我就會停下來一會,做一些樂隊以
    外的工作,例如亞paul會出純音樂的唱片,我做一些電影幕後工作,beyond的唱片可能會
    兩年出一張。其實我很希望要面對這個問題,因為大家並不是為利益而分開,而只是在合
    作那 久後,有一點沈悶,如何去刻服呢?就是找一個機會四個人各自去做一些平時沒機
    會做的事。
    主持:希望五年後的beyond會再接受我的訪問,我會encore一次老了的beyond。
    paul:哇!要五年後才可以再做訪問嗎?
    主持:paul以前是當設計師的,會有些時候又想再做回嗎?
    paul:不當設計是我對這行感到厭倦,暫時我都沒想要再當設計,但日後如果再想的,都
    會盡力去做,做得同樣地開心。
    主持:家駒和世榮以前曾當過保險從業員,你們會喜歡以前的生活、抑或現在的生活?
    世榮:現在的生活是由自己安排的,而以前的是別人要找我,我便要出現。
    家駒:最重要的問題是:以前是我們要面對生活而工作,但現在是為了喜歡的東西而工作
    paul:很多時候要面對自己。
    主持:家駒一直很喜歡在演出時,向台下作一個手勢,究竟這個手勢代表甚 ?
    家駒:那個手勢是自己心情興奮緊張,希望藉一些動作表鎮定神經,讓台下的觀眾第一時
    間和我有共鳴,自己減少一點壓力。
  • 更多